西藏境内六百万藏人仍在受苦?3月份,已连任两届流亡藏人司政的洛桑森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评论中国境内藏人的处境。这位从未到过中国藏区而通过境内外藏人联系获得信息的世俗领导人即将在5月底结束任期,交班于新当选的边巴次仁。

自1959年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中共决裂,在十余万藏人的追随下离开西藏,政治避难于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境内外藏人便几乎生活在两个完全隔绝的平行世界里。尽管19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1990年代拉萨骚乱后以及进入21世纪的最初数年,陆陆续续又有不少中国境内藏人偷越国境,与流亡藏人取得联系甚至加入流亡藏人社团,但是整体看来,境内外藏人之间的现实落差已经越来越大。对中国境内藏人来说,在达赖喇嘛离开后,西藏进行了彻底的改革,实现了长足的发展。

在政治上,北京在西藏贯彻民族区域自治政策,设立西藏自治区,同时团结西藏宗教和政治中上层,密切了北京与西藏的联系。“自治”不是“半独立”更不是“独立”,北京此后曾保持与达赖喇嘛的持续接触,但其“中间道路”被北京视为变相独立,没有任何讨论空间。在经济上,北京彻底摧毁了西藏宗教上层赖以维生的农奴制经济。“文革”十年,全国陷入混乱,西藏经济发展无从谈起,但是从1980年代起北京纠正在西藏的极左路线,并通过持续不断援藏计划提供了西藏发展的各种人力、物力、财力支持,西藏经济增长迅猛,人均年收入更是突破1万美元。2020年西藏地区生产总值突破1900亿元人民币。而具体到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按照有限的数据来看,其人均GDP则从1996年的全国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贵州),到2004年之前先后超过甘肃、江西、安徽、云南、广西和四川,跻身倒数第八。此后,西藏人均GDP排名有所下降,但截至2017年仍然排名在甘肃(2.85万)、云南(3.42万)、贵州(3.80万)和广西(3.81万)之前。按照2018年年初西藏约337万的人口数量统计,其人均GDP约为4.38万。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当年中国人均GDP水平逼近1万美元(6.45万元)。

从社会发展看,迄今为止,中共共举行了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中共在包括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卫生、环境保护、文化传承与保护等方面提供了强大的支援,甚至在控制那些藏传佛教寺院规模的同时改善其饮水、电力供应等生存环境。1984年8月第二次西藏工作会议承认西藏的“特殊”并采取差异化的税收、财政政策,由此中央和地方轰轰烈烈的援藏计划也正式启动。当年,60个中央国家机关、18个省市和17家中央企业对口支援西藏。2010年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后,中共更要求按照省市财政收入的千分之一核定17个援藏省市的援助资金量。2006年《西藏的主权归属与人权状况》在介绍中央财政支持时称,40年来,国家给西藏的财政补贴累计达157亿元人民币,用于西藏重点建设项目的基建投资42.7亿元,两项合计近200亿元。到2015年《西藏发展道路的历史选择》发表时,1952至2013年60年间的各项财政补助已达5,446亿元,占西藏地方公共财政支出的95%。及至2018年,统计称自1980年以来对藏财政补助累计12,377.3亿元,占西藏地方财政总支出的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