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召支持者闯入国会,打断选举人团票的确认程序,被舆论定义为特朗普(Donald Trump)“最后的疯狂”。最新消息,美国国会正酝酿对特朗普启动二次弹劾,特朗普或将为此付出代价。无论如何,1月20日,白宫将迎来新主的事实不会被撼动。撕裂的美国社会能否就此获得弥合的机会,中美关系在拜登(Joe Biden)当政下重置的可能性有多大,为此多维新闻采访了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王勇,他在分析中指出,就美国内政而言,拜登走中间道路是必然选择,就中美关系而言,主基调不变,不确定性仍在,但也有重置的机会。此为第一篇。

多维:虽然美国总统权力交接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总体来看,拜登1月20日入主白宫已成既定事实,拜登团队的内阁人员正依次揭晓。从任命的官员人选来看,拜登主政的基调大概是什么样的?另外,也可以看到拜登团队中有不少奥巴马(Barack Obama)时期的老面孔,拜登政府会在多大程度上延续奥巴马时期的风格?

王勇:尽管拜登本人看到了美国的严重分裂,有理想去改变现状,他也声称,要超越党派界限成为全国人民的总统,但他毕竟是民主党选民选出来的总统,代表的还是民主党的政治理念。

我认为可以看到拜登政府与奥巴马政府执政理念的连续性,但拜登在组阁和施政的过程中,也要考虑共和党选民的利益,做出折中选择。

从拜登的人事任命可以看出,除了沿用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一些官员之外,他也继续用了特朗普政府的人,比如贸易谈判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这次拜登组阁,进步主义更加突出,表现在妇女、少数族裔比例提高。近几年,西方国家的政府中流行进步主义和多元政府的安排,加拿大政府官员的比例就是对半开。

拜登政府显然也在朝这个方向发展,当然,这也和他的选民基础有很大关系,妇女和少数族裔都是他的主要支持者。此外,也和拜登的理念有关,也就是后现代理念,这一点与特朗普的拥护者,截然不同。值得一提的是,政府官员任命的过程中,还是会受到政治斗争的干扰。

总体上看,拜登政府会在某种程度延续奥巴马政府的风格。但另一方面,拜登也要向美国过去四年,被特朗普改变了的政治和社会现状做出一定妥协。怎么去做?拜登的具体施政政策还没有公布,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远离政治分歧,拜登政府需要花费更多努力,将创建政治共识放在第一位,这或许也是让拜登夜不能寐的巨大挑战。 拜登去年12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民主党必须改变当前的地区分布,东西部几乎都不支持民主党。所以,解决美国社会的撕裂,一定要建立政治共识,这或许是拜登政府未来四年施政最重要的问题。

多维:大选结果刚出来的时候,舆论普遍不看好拜登的执政前景,认为他将受制于特朗普主义对美国社会造成的影响,从1月6日美国国会“沦陷”的事态来看,占据选民数近一半的特朗普支持者不会让拜登好过,所以,拜登注定会成为一个“跛脚”总统。但是对于拜登而言一个好消息是,民主党确认从共和党手中拿下两个参议院席位,民主党重新确立在参议院的优势。这意味着,拜登将会获得较大的施政空间,因此拜登可以避免成为“跛脚”总统,而且还会获得较大施政空间,对此你怎么看?

王勇:拜登会不会成为“跛脚”总统?现在还很难说,当然现在对他有利的一个条件是,民主党赢得佐治亚州参议院的两席,让参议院中民主党共和党席位变成50对50,加上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一票,民主党暂时可以在参议院保持两年的领先优势,拜登今后的日子相对会好过很多。

第二,从过往美国的政治经验来看,民主党总统加上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两院,总统的施政会的确会更加容易一些,可以少受到政党政治的干扰。但是另一个事实是,美国的两党政治,实际上正发生变化。11月10日,美国众议院投票结果尘埃落定。此前在众议院占多数的民主党,再次得到确保他们控制众议院的218席,但民主党失去了至少6个席位,让它在众议院的控制权有所减弱,这也是美国社会撕裂的另一个例证。

对于拜登而言,未来的执政必须要走中间的温和道路,如果他要推动激进的民主党施政纲领,在执政的过程中肯定会遇到相当大的阻力。所以,他必须通过中间道路来扩大政治共识,没有更好的办法。